董小宛 果冻传媒 麻豆作品

董小宛 果冻传媒 麻豆作品

慨自虚火实火、正火邪火、君火相火之不明,所以治火之错也。此三品相较,皮不如椹,而椹更不如叶也。

然其怀抱既郁,未用柴胡之前,肝脉必涩而有力,一服柴胡,而涩脉必变为大而且弦矣。 或问苍耳子,他病亦有用处,如治汗斑之去风,脚膝之去湿,未尝无效,而子只言其治风,毋乃太过乎?

虚热之人,口必大渴,此水之不足也,势必用元参、生地黄、沙参、地骨皮、甘菊之类泻火,滋润其渴矣。 曰∶升麻胡,同是升提之药,然一提气而一提血。

用茯苓于六味丸中,泻肾中之邪水,以补肾中之真水也,故与健脾之意全不相干或问茯苓不健脾而益肾,而茯苓实健脾之物也,意者肾健而脾亦健乎?倘谓补其阴绝,则纯阴无阳,何以生育乎?

善止肺咳,消痰唾稠粘,润肺,泻火邪,下气定喘,心惊胆怯,去邪热,除烦燥,平肝明目。 曰∶益母草,实不止专益于产母。

夫骨者,乃肾之余,接骨即补肾也,何在肾之不能益乎。用川芎,欲其同生气也,又势所甚易。

Leave a Reply